首页 >> 博客聚合 >>  老子道家独树一帜的善恶观(图)

老子道家独树一帜的善恶观(图)

http://www.toplights.cn    2020-08-20

[作者] 刘在平
[单位]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公共基础课教学与研究中心
[摘要] 明确提出性善论的孟子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这句话明显与老子的话有亲缘关系:“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孟子对人性善的论证也是比较充分的:“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上善若水,孟子之后的儒家主流大都…
[关键词]  老子 道家 善恶观

明确提出性善论的孟子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这句话明显与老子的话有亲缘关系:“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孟子对人性善的论证也是比较充分的:“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上善若水,孟子之后的儒家主流大都接过了“性善论”的大旗(荀子是个例外),宋儒朱熹区分了天命之性与气质之性,认为天命之性是 “无有不善”的理。明代大儒王阳明则说:“性无不善,则心之本体,本无不正也。”

尽管从孔孟到王阳明,都尽量追求从根本上论证人性本善,但毕竟始终回旋于在人本论、心本论的框架之中。而道家哲学,是道本论。道为本体,在本质上是基于关系本体基础上的功能本体。因而,即使讲人的本性,也会超越人本身,人的本性归根结底是由天道所规定的。人道、心道,归根结底与天道是一致的。许抗生先生很客观地介绍了儒家的人性论的视角和方法:“事物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不同的理,所以这种理就叫做‘分理’(即特殊之理不同于他物之理)可见,人性就是人之区别与一般动物的那些特殊的性质。简言之,人性就是人区别于动物的各种特性的总和与概括。”这样的见解很有道理,问题在于,既然“人性是人区别于动物的各种特性的综合与概括”,那么,善与恶的问题,并非全面综合与概括的问题,而是从一个侧面、一个特定视角对于人性的考察与认识。就像我们说地球环境和谐,适合于生命诞生,这是地球区别于其他星球的一个重要特性,但并非综合与概括。人性也是如此,人性之善恶(按照儒家所说,人性善)只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生物的一个重要特性,而非综合与概括。

更为重要的是,道家哲学关于人性善恶的问题,不是、或不仅仅是从人与其他动物的区别,即人本身的特征来认识的,而是从整体——天道——对于人的制约影响来考察的。既包括人与整个自然体系之间关系及其所处的位置,也包括人与人社会关系的规定。这是道家哲学一个极为重要的方法论。道家哲学关于人性本善的思维,与天道思维是高度一致的。

这里,需要辨析一下何为善?何为恶?

通常而言,人们讲利他为善,利己为恶。或者说,利他而不利己为善;利己而不利他为恶。然而,这仅只是一种功利主义的视角,而不是价值哲学的思考,因而只能解释现象而不能把握本质。佛家小乘、大乘、密乘里讲的各有不同。小乘讲为世俗、暂时利益而为是恶;为解脱世俗、追求寂静涅磐而为是善。大乘讲为自己而为是恶;为他人、众生而为是善。密乘讲为清净圆满而为是善;否则是恶。之所以儒道释易于融合,就在于佛家与中国传统哲学有许多相通相近之处。我们可以注意一下:小乘与心道相近;大乘与儒家或人道相近;密乘则与天道或道家相近。道家是讲“唯道是从”、“道法自然”的,所以在道家看来,善恶的标准在于是否追求清静无为、自然和谐,正所谓“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天之道,利而不害”。“上善若水”,虽然是一种喻指,但集中体现了老子以道为本的善恶观。具体到人的善恶之辨,凡有利于系统自然而然和谐运行、自整合、自发展、自创造之道则为善;反之则为恶。正因为人之本性的缘构在于自然之道,或者说人之本性不是人为的产物,而是天道、人道、心道相统一的“因道而成”,所以人之本性在一个特定的侧面——善与恶的层面,只能是善。这又是因为“渊兮似万物之宗”的道,以及道之“上善”,不可能不作用于并制约着人之本性。所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无不与“夫唯不争,故无尤”密切相关,也就是说,前面所有那些居之善、心之善、与之善、言之善、政之善、动之善等等,都是受到天道的规定与制约使然:老子关于善心善行善言善事善政的认定无不与道法自然的思想高度一致。这是中国版轴心文明当中,超越视野的生动体现:人性决不仅仅不由人本身、人类社会本身、人类文明本身而确定,还要由包括时间维度在内的自然天道来决定。张松如、邵汉明指出:“与儒家不同,道家主要是通过揭示人与物(自然)的统一与联系来高扬人作为类的存在意义与价值的。”老子所说的“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间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以及庄子“齐物我”的思想,不是一种对人的贬低,而是一种实在的提升;不是对人之本性的忽视,而是一种深刻的回归,因而,才可以将对于人的价值的认定、对于人性本善的认定,建立在坚实的基点上。

正因为对于世俗所谓的“善”不予认同,对于世俗的判断善恶的标准不予认同,所以老子说“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这并不是对于善恶采取浑然不察的态度,实际上,老子一贯将善恶问题与美丑、是非问题紧密相联,具有鲜明的“坚持原则”的立场和态度。实际上,老子的昏昏也好,闷闷也罢,是一种超然的不屑,不愿意落入俗套而不明不白地妄论善恶,因为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于是乎,“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所以说,老子的确有一种超然性而显得十分清高,但恰恰彰显了超越世俗的向善扬善精神取向,这样的超越性,是对于上善、至善、循道贵德之善比常人更为深刻而坚定的追求。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老子《道德经》第八章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9fd0b20102yxm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