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聚合 >>  老子——弗洛伊德——马斯洛:善恶之辩

老子——弗洛伊德——马斯洛:善恶之辩

http://www.toplights.cn    2020-08-21

[作者] 刘在平
[单位]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公共基础课教学与研究中心
[摘要] 我们说道家哲学主张性善论,是从对于以道为本这一理念的深刻理解出发的。由此我们看到:在善恶之辨莫衷一是的言论丛林中,道家哲学因高屋建瓴而独树一帜。如果不是这种超越性的视角,善恶之辨是很难得出结论的。
[关键词]  老子 弗洛伊德 马斯洛 善恶之辩 上善若水

我们说道家哲学主张性善论,是从对于以道为本这一理念的深刻理解出发的。由此我们看到:在善恶之辨莫衷一是的言论丛林中,道家哲学因高屋建瓴而独树一帜。如果不是这种超越性的视角,善恶之辨是很难得出结论的。

性恶论者经常用动物本性来“超出”人性而展开论证,但是动物本性就一定是恶吗?优胜劣汰并非恶胜善汰,甚至并非强胜弱汰,否则恐龙时代不会灭绝,兔子绵羊早就应该绝迹。优胜劣汰的核心恰恰在于“适者生存”,也就是与自然生态保持和谐者生存,就此我们甚至可以说“善存恶汰”。具体到人的本性,人与许多强大、凶猛的动物相比其实是弱小的。多数哺乳动物一出生就可以奔跑觅食,而人类的婴儿只能在强烈的依赖性状态下接受父母的关爱和哺育。原始部落中的人面对战胜洪水、蛮荒、野兽以及种种恶劣的环境和严峻的挑战,即使到了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时代,也必须在群体性力量之下才能生存。直到今天,人类需要解决的依然是:在人类之爱与合作中、在和平与发展中走向美好,还是在冲突与战争中、在环境持续恶化中走向灭亡。

爱因斯坦曾经向弗洛伊德写过一封信,就人类是否可以终结战争、赢得永久和平的问题征求弗洛伊德的看法。弗洛伊德回信较长,基本上是一种悲观的结论。弗氏认为,冲突与战争出于人的死亡本能。尽管人有生的本能和死的本能,即爱欲本能和战争、杀戮、仇恨的本能,但后者似乎更为根本,而且弗氏将一切理想主义追求看作更大的罪恶的遮掩甚至前兆。没有看到爱因斯坦就此有过回信或评论,但可以推测,曾经对理想主义和永久和平而奔走呼号的爱因斯坦,对于这样的回复是难以苟同的。弗洛伊德的回信,是其一贯思想的表述,他的关于潜意识即是本能、进而是“本我”的基本构成的学说,无疑是性恶论的理论支撑,也是人之本性与动物本性内在一致论的理论支撑。尽管弗洛伊德因其深入的潜意识研究,以及关于本我、自我、超我的精彩框架而在思想史上作出重大贡献,但其受到后人、包括其弟子的尖锐批判也是事出有因的。本能与人性完全不是一回事,本能无善恶,即使有善恶也无以证明人性之善恶。

在后弗洛伊德时代,马斯洛是一位极为重要的思想家。他针对将人与动物相比较的方法深刻指出,除了凶残动物之外的动物成千上万,而与人类相近的近亲类人猿、尤其是黑猩猩,生物学上的遗传特性只能是向着更加倾向于合作、友谊和无私的方向发展的,黑猩猩帮助伙伴、救助邻居、保护弱小,甚至与人建立友谊的举动是大量而主要的。针对自私即恶的观点,马斯洛指出必须区分健康的与不健康的自私,自尊自爱才能尊重和爱护别人。针对仇恨和侵犯行为是人的天性的说法,指出这些行为主要是由文化带来的。虽然马斯洛认为性善和性恶都是有条件的,都不可能脱离后天的、社会环境的影响和塑造,但他承认从根本上来说人性为善。这就与弗洛伊德所认为的人类本能需要由文明来禁锢、本能却在冲破文明,以及人只能通过痛苦彷徨而摸索出路截然不同,也与认为人的本性完全由环境决定的极端的文化决定论严格区别开来。通过对于动机与人格、需要层次、人的潜能、自我实现等创造性研究,马斯洛深刻指出,只有成长的需要才更为突出地代表了人性。他认为“人性一直都在被低估。人性有更高的层次,它们如同我们的低层次人性一样,也是‘类本能’,包括诸如以下各种需要:有意义的工作、担负责任、公平与公正、做值得做的事情并完成得很好等。”

马斯洛思想学说与中国的道家哲学有许多不谋而合的相通之处,其得出人性善的基本结论,是毫不奇怪的。在方法论上,马斯洛指出“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研究有缺陷、发育不全、不成熟和不健康的人只会产生残缺不全的心理学和哲学,而对于自我实现者的研究,必将为一个更具普遍意义的心理科学奠定基础。”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对于弗洛伊德学说最有力的批判之一。中国国内一般将对马斯洛学说停留在其“人本主义哲学”,或有人开始注意到其“超个人心理学”,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马斯洛本人强烈地选择了具有更高境界和更开阔视野的“后人本主义”。他明确地表达:“我认为第三势力的人本主义是一个过渡,是对高高级的第四心理学的准备,即超越个人的、超越人类的、以宇宙为中心而不是以人类需要为中心的、超越人性、同一性、自我实现等的心理学。”完全可以说,马斯洛的思想与老子道家哲学之间一拍即合的融汇贯通呼之欲出。

更为重要的是,马斯洛从心理学到哲学的思想发展,发挥了使心理学从消极心理学向积极心理学转轨的里程碑式的重要影响。性善论绝非否定人性之恶,更不是否定通过文化和法制建设而抑制、教化和改造人性之恶的必要性,但是,对于人性本善的基本认定,却极为重要地为人类前途奠定了希望的基础,为扬善抑恶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为走向更高层次的人格境界,为人类信仰和理想追求提供了理论依据。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概念受到广泛认同,而对于人性之善的肯定性的基本判定,对于任何民族共同体来说,是需要纳入潜意识的重要心理暗示,当然也应当是中国实现“中国梦”心灵之道的重要构成。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在这里,老子用水的秉性特征来喻指道,表达了其性善论的基本立场。天地不仁,万物不仁,水当然也无所谓善于不善,但是从善恶的角度来观察、总结水所表现出的特征,进而论证“与善仁”的时候,老子所不屑的“仁”也搬出来了。可见,道家在坚持以道为本的基点上,对人性本善的基本认定是无疑的。
原文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9fd0b20102yxmx.html